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2章 我不是我、九皇子

作者:半丝工|发布时间:09-18 19:49|字数:3210

岸边站着五个虎背熊腰的汉子,穿着一样的灰色粗布衣裳,手里提着明晃晃的长刀,此刻全都杀气腾腾地注视着她。

少年涣散的意识似乎回笼了,因为银芳感觉到他在她旁边正抖得不可开交。

“原来你身后真的有狼追,怎么不早告诉我呢伙计?”银芳郁闷道,一边用空着的那只手划拉着水扭过头,“不过不用担心,有我师父在。师父,快来帮——师父?”

他们身后哪里还有什么人影?空荡荡的江面上只有一对野鸭慢悠悠地划过,除此之外就是几片安静的落叶。

师父连人带竹筏一起诡异地不翼而飞了。

旁边的人抖得更厉害了。

“抖吧,你现在确实需要担心了。”银芳无奈地看到那五条壮汉中的两个正准备要下水,立刻冲他们摆手,“别别别好汉,天凉,你们不用下水,我现在就上去。”

他们真的不再下水,就杵在岸边,盯着银芳拖拽着她那要昏不昏的难友,艰难地划拉到岸边,很是狼狈地爬上来,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五人间对视了几眼,然后拎起刀作势就要砍过来——

“停!”银芳冷不丁大吼一声。

那几人吓了一跳,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弯下腰,一手撑在膝盖上。

“好汉,等,等一下。”银芳气喘吁吁地说,“等我气儿喘匀了再动手。”

那五人面面相觑,而后其中一人粗声大气地喝道:“死到临头,还在乎这几口气?”

“正是因为快要断气了,最后几口气才尤为珍贵。”银芳据理力争,“假如你知道自己明天就要死了,难道不会格外珍重今天吗?”

五人再度面面相觑,谁都接不上这话头。

“说起来你们挺奇怪的,”银芳挑着眉头看他们,“你们的首要刺杀对象是那小子对不对?我只是个意外被卷进来的无辜目击者,干嘛要舍本逐末地跟我过不去呢?你们不如先去杀他再来找我灭口。”

这下五人看向银芳的目光就格外有意思了,让银芳想起曾经幸会过的周庄人们看村头李疯子的眼神,不由得纳闷,问询地看向还趴在岸边的少年——

咦?那个少年呢?现在那里趴着的是一位衣着朴素身板精瘦的姑娘,正在用一种惊恐万状的诡异眼神望着她,搞得银芳更加纳闷了。这姑娘的扮相还格外熟悉,她长得跟自己真像,简直一模一样——呀!谁那么无聊竟然假扮她?

等等,她的手和膝盖为什么在疼?银芳低头一看,掌心里几缕殷红,膝盖那里跌伤了。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什么时候换了身衣服?身上湿透的华贵男装沉甸甸的,还在滴着水……

仿佛过了一百万年,她终于明白过来,傻呆呆地站在哪里,半晌才抬起头来,强迫自己笑了笑,声音有些凄清,“诸位好汉,壮士,我知道这有些不好理解难以置信,但请相信我,我不是我,她才是我,真的。”

回答她的是五把银晃晃的长刀劈头盖脸招呼上来。

银芳机敏地侧身躲过,一边把碍手碍脚的湿衣扯掉,用它缠住一把横扫过来的刀甩了出去,一脚踢开另一把。但她手无寸铁又以一敌五,身手再好也只能与他们周旋缠斗,无法展开有效的进攻,更何况她的身手不是很好。

他们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默契地消耗着她的体力。

天啊,既然移魂换魄这种事情都可以的话,那请赐我一件兵器吧!银芳在心里哀号。

仿佛天公真的听到了她的祈求,一道利光由对岸疾射而来,呼啸着从她耳旁掠过,“铮”地扎进身后的树干。

银芳没时间多想,一把将飞来的匕首拔下来。

“别动!否则我杀了她!”

在银芳放倒了三个彪形大汉后,剩下的两个意识到大势已去,其中一个绕到江边,一把抓起半昏迷状态的姑娘,在银芳即将要卸掉他最后一个战友的胳膊时及时叫停。

银芳表情木讷地看着昔日的自己被挟持,感觉说不出的古怪,但手中的力道一点也没松,“你怎么就觉得我会在意她的死活呢?我们萍水相逢,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你看,现在的情况是我们手中都有一个无足轻重的人质,我们可以交换一下,然后各奔东西各回各家。”

“松开手,丢掉匕首!”壮汉没有妥协,但他的神色有所动摇,“她是你刚刚从水里救上来的,即便她不重要,你也肯定不希望她死掉!”

“这你可说错了。”银芳冷冷地绷着脸,一边却在对方紧张的注视下状似妥协地松开了手,“她很重要。”

话音未落银芳手中的匕首就飞了出去,擦着姑娘的头皮正中对手额心,这边银芳利索地卸了自由不到三秒的灰衣人的手臂。

挟持人质的灰衣壮汉和人质一起瘫软地倒在了地上,一个是死了,而另一个则是被吓昏了。

“尊姓大名?”银芳扼住还清醒着的灰衣人的咽喉,很和气地问道。

“杨老五。”

“幸会了杨兄,不过我问的是你雇主的尊姓大名。”

灰衣汉子瞪着她,不说话。

“好吧,这问题算我明知故问。”银芳灵机一动,突然一脸忧伤,重重地叹气,边说边审慎观察着对方的神色,“你说说看,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他,我们是好兄弟——啊不,用词不当,应该说是知己。我甚至爱慕着她——别多想,是母子间的那种孺慕之情——没错,可她为什么就那么想我死呢?我死了对她能有什么好处?连你都看得出来吧,她打的小算盘根本行不通是不是杨兄?”

“你——”灰衣人眼睛越瞪越大了,只不过这次是因为吃惊,“你回京后会挡少主的路,当然要——”

“可她和父亲间的红线都还是我给牵的呢!”银芳打断他忿忿不平地道,一边在心里暗暗转悠着——应该没错吧,女的,长辈,近亲,儿子又跟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有竞争——

“牵红线?”灰衣人困惑地皱起眉头,“可那时你才七岁啊?”

“原来如此,派你们来杀我的人,是父亲在我七岁时娶的小老婆。”银芳若有所悟,一手拍了拍杨老五的肩膀,后者终于反应过来正狂怒地瞪着她,“谢了杨兄,刚才的话别当真。我会放你回家的,或者如果你想要归园田居的话,建议你醒来后,选两个同伴推下这条流向岚国的江水,陪你一起下落不明。就这样吧,别了兄弟,山长水阔不相逢。”

打昏杨老五,虚脱的感觉立刻席卷而来。她杀人了,但她的手连抖都没抖一下,这令她既意外又惊慌。

银芳无力地软倒在地上,眯缝着眼。

长空朗朗,山间青翠,江流婉转,清风熹微,师父啊师父,你到底去了哪里?腰包在我——不对,在曾经的我身上,艄公伯伯的摆渡费你拿什么付啊?

回答她的是一阵细弱的咳嗽声,她的前任身体悠悠转醒了,那里现在装的是个受惊的少年。

“你叫什么?”

银芳站起来走到她身旁,弯下腰将扎在灰衣人额头上的匕首拔了下来,这血腥一幕映进姑娘刚睁开的眼睛里,接着银芳就看到,那张一刻前还属于她的小脸上呈现出惊恐万状的神情,然后两眼一翻,再度昏了过去。

“喂伙计,振作点!”银芳大受打击,她很凶神恶煞吗?

毫无疑问,救人是她做过的最复杂最麻烦的事情了。

她,银芳,一个本本分分无关紧要的小人物,一朝与师父走散,身体被换,遭人追杀,杀了个人,还浑身湿透地背着具如惊弓之鸟般敏感脆弱、受不得惊吓、动不动就昏迷的皮囊走了好几里路,一路上饱受质疑的目光……难道是她小时候大难不死的后福已经结束了吗?

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她觉得还不如直接去造一座七级浮屠来得省心!

银芳坐在客店的厢房里,看着床上昏迷中的自己,深深地沉思着。

如果那边那个才是她,那她又是谁呢?

不对不对,让她来把事情捋一捋。首先,床上躺着的那个是银芳,那坐着的这个又是谁?根据她从这具身体上找到的线索来看,这个女扮男装的少女是大宇皇族中人。

没错,她是在换掉湿衣时发现的,这个不是少年,而是货真价实的少女。

她身上有一块表示身份的玉牌,正面一个“九”字背面一条龙。宇国皇室中跟“九”有关又这么年轻的人物,银芳立刻就联想到了一位——尹方然。

这并不是因为银芳对大宇皇室多么了解,而是因为这位尹方然实在是遐迩闻名。

关于尹方然的传闻这几年倒是消停了,但银芳十一二岁的时候,每次跟着师父上茶舍都能从闲言碎语中听到一些段子,其中总有一个大众喜闻乐见的名字,就是九皇子尹方然。

有人成名靠权利财富,有人成名靠诗词歌赋,但尹方然成名既不靠钱也不靠才,靠的是胆小如鼠。胆子小到家喻户晓人尽皆知也是一种功成名就,简称成就。

坊间传闻多半言过其实,而事实比传闻更夸张的情况,银芳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床上披着银芳皮的尹方然醒了,迷蒙得很。

“你说,”披着皇子皮的银芳困扰地看着她,“现在这种情况,是该我向你行礼呢,还是你向我行礼呢皇子殿下?”

尊贵的应该是这具流着皇族血脉的躯体呢,还是当了十几年皇子的灵魂呢?这是个问题。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君六行》,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