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18章 他的蚀骨毒

作者: 北港不夏|发布时间:03-04 11:40|字数:1516

“嫂子,你手艺太好了!”秦远征竖起了大拇指。

唐筱棠谦虚地说道:“将就能吃吧。”

她只是研究药膳时积累了一点经验,论做菜她还不如前世家里用的保姆。

唐筱棠又在床头铺了一层棉布,将饭菜摆上,让楚逸泽趴着吃。

自己只盛了一碗蛋花汤,坐在旁边慢慢喝。

她要控制饮食,但不是绝食,若是不补充必需的营养,就算瘦下来身体也垮了。

“小棠,你多吃点,我能养活你。”

楚逸泽蹙着眉头说道。

他以为唐筱棠是担心家里生计才不肯吃饭。

唐筱棠不自觉楚逸泽宠溺的眼神中沉溺,这个男人病得起不来身了,可满脑子还是给自己的女人撑起一片天。

心想这人还不错,比前世那些身体健康,外表光鲜亮丽,却跟女人斤斤计较的男人强多了。

“放心,我不会跟自己身体过不去。”唐筱棠浅笑着说道。

可即便她这么说了,楚逸泽还是将手里的馒头掰了一半递过去。

“我热了四个馒头,我想吃再去拿。”

唐筱棠觉得有点别扭,因为在她的认知里只有非常亲密的人才能分食同一份食物。

而她和楚逸泽虽然是夫妻,但在一起不是因为感情,而是被命运安排到一起。

他们之前更像朋友,患难知己。

楚逸泽却坚持把馒头塞进了她手里:“这个我尝了,很好吃。”

唐筱棠咬了一口,馒头暄软,唇齿间全是谷物特有的清香。

“很甜,给你喝口汤,别噎着。”

唐筱棠端起汤喂了楚逸泽一口,楚逸泽也投桃报李,夹了一块肉喂给唐筱棠。

俩人一来一往,气氛融洽。

唐筱棠笑得很灿烂,大概是前世有太久她都是一个人吃饭,偶然冒出来一个人陪着她,让吃饭成了一件乐趣无穷的事情。

刚刚还大快朵颐的秦远征突然觉得馒头难以下咽。

他也想有个人陪他吃馒头,哪怕她满身缺点,但只要她把他放心尖上,他也会把她当成心头宝。

就像他哥和嫂子一般,头挨着头,哪怕吃的是馒头,也觉得是世间最难得的美味。

吃完饭秦远征自告奋勇刷碗去了,好把时间和空间留给这对新婚燕尔的小夫妻。

饭后唐筱棠休息了一会儿,跟楚逸泽打了声招呼,就掀了他的被子,还把衣服往上扯了扯。

本来是单纯地治个病,可撩衣服的时候力气用大了一点,露出……

虽然说男子光膀子是常事儿,但还是让唐筱棠的脸微微发烫。

尴尬了好一会儿,楚逸泽还是先开口了。

他是男人,不该让女人为难。

“你要给我上药吗?”

他看到唐筱棠买了不少药,应该是给他用的。

唐筱棠清清嗓子:“不急着上药,我要先给你针灸排毒,会有点疼。”

说着她就取出了银针,放在蜡烛上烤过后依次扎入百会穴、下关穴、大椎穴·、身柱穴、神道穴、脊中穴、肩井穴等穴位。

从第一针开始俩人都忘了被看光的事。

楚逸泽是因为疼,骨头在被无数虫子啃噬,根本无暇思考其他事。

唐筱棠是因为下针的地方是周身大穴,稍有偏差就可能危及生命,所以她必须全神贯注,心无杂念。

足足用了半个时辰,四十九针才全部到位。

楚逸泽疼得满头大汗,不过愣是咬着牙关,一声没坑。

而唐筱棠因为下针耗费了许多精力导致满头虚汗,脸色苍白。

没多久就有黑血从腹部处的伤口渗出,唐筱棠不时用棉布擦拭,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渗出物才转为鲜红,唐筱棠立即收针。

之后还要清洗伤口,上药,包扎。

不过这比针灸轻松多了,还能聊聊天转移楚逸泽的注意力。

唐筱棠问道:“你得罪人了何人?怎么给你用这么阴狠的毒?”

其实不用诊脉,他都知道楚逸泽中了蚀骨毒,小说里写着呢,但却第一次见到如此症状。

蚀骨毒,如同名字一般,毒素附着在骨头上并逐渐入侵,中毒者会痛苦万分。

等毒素侵入骨髓,组织就会从里往外坏死。

楚逸泽就是这样的情况。

拖了两个月后楚逸泽的左半边小腹大面积溃烂,且护理不到位,开始发炎长脓,所以他的情况很不好。

即使是她出手,也得花费两个月,而且治疗过程会很痛苦。

就比如今天的针灸,每天一次,要持续半月才能排尽毒素。

可,她没想到的却是,他的蚀骨毒,非一般的蚀骨毒,这毒难解到她也束手无策。

“我得罪的人多了。”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腹黑战王:药香娘子有锦鲤》,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