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7章 兄弟首聚

作者:梨煊|发布时间:11-06 18:44|字数:2689

“噢哟你们回来啦!”一进门就是汉子老马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老马的个子还算高挑,个头不大,五官相貌算是中等。跟柳瑾初性格一样活泼阳光,不过他是个大大咧咧有啥说啥的耿直爷们,小小的脑袋贼灵光。

“木头呢?”柳瑾初转身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江逸年床下。

“打水去了,咱的新室友呢?叫啥年来着,早晨看通知现在给忘了。”老马边收拾东西直直望着外面。

“在后头呢,到时候你可别吃惊啊。”柳瑾初说罢给老马一个有深意的眼神。

“哟呵,听说还是啥小少爷吧,我倒要会会这少爷。”一种浓浓的江湖味道瞬间弥漫开来,老马不见江逸年人来,越发好奇。

“你就是新来的同学吧?我叫龚强,跟你一个班。我是柳瑾初铁哥们,我就住隔壁。你叫什么名字呀?”龚强睁着他水灵灵的大眼睛,眼中好像有星星闪烁。

他看到这么帅气的同班同学,心想明天又可以跟女生八卦一番就莫名激动起来。

“江逸年。”江逸年扫了一眼龚强,微微愣住,乍一眼还以为是个假小子。

他回过神来立马朝寝室走。

“我说什么来着!不好相处吧。这么冷漠,我就知道我猜的一定没错。”龚强尽管尴尬,但是并不在意,毕竟他心里对这个人早已有了自己的看法,所以被他晾在一边也是预测发生的。

“哎哎哎,回来了回来了。”柳瑾初大拇指撇着朝门外指,语气十分古怪。

“我东西呢?”江逸年没往地上看,发现自己东西不见了就抬头看着柳瑾初。

“在地上呢。”老马打完哈哈就来会会这个他口中的大少爷。

“你好,我叫马鸿鹏,听说你家里很有钱啊兄弟,下……”老马单纯的笑着,显然不知道江逸年对这个话题十分敏感。

“你问啥呢你。”柳瑾初飞快跑上去捂住老马的嘴。

“&¥@%#*!”(你给我放手!老子要窒息了!)

“哈哈哈……江同学不好意思,老马一向心直口快有啥说啥,你别介意哈,我之后跟他们俩好好解释一下。”柳瑾初紧紧捂着老马的嘴,生怕他嘴里再蹦出什么让江逸年立马原地爆炸的话。

“关于我的事情,请你们三个以后别再提了。”江逸年情绪又上来了。

看起来没脾气的人一旦发起脾气,别人有脾气都得吓得没脾气。

“不好意思,再也不说了。”老马见事态不妙,道歉后灰溜溜地继续收拾东西。

“别气啊,他也是不清楚情况。”柳瑾初尴尬地化解寝室里沉重的气氛。

“嘿小柳!”阿强一蹦一跳进来他们寝室。

“你有事啊?”柳瑾初把阿强招呼进门就把门关上了。

“我都听到啦。”阿强把手挡在柳瑾初的耳朵旁小声地说。

“嘿嘿嘿我说的吧,脾气古怪!”阿强没心没肺的坏笑。

“说啥呢,有事没事就你闲得慌。”柳瑾初打了一下阿强的手背。

“啊,疼啊你个白痴。”阿强面露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手。

“你有什么事直说,我可没时间陪你耗着,刚买这么多东西得收拾呢。”说罢开始对自己的书桌进行第二次所谓的整理。

“没啥没啥,你收拾吧,我走了。明天开学第一天,你们记得拿好收据单啊。”阿强高声向寝室的人呼喊,还不忘偷偷瞄一下“脾气古怪”的冰山男江逸年。

“我回来了兄弟们。”木头提着两瓶热水瓶推门走进。

貌似气氛还是很沉闷。

“什么情况,气氛不对啊。”木头有点奇怪,平常寝室里活蹦乱跳的老马和柳瑾初今天居然难得的安静。

“没有。对啊,木头你什么时候来的,你先来还是老马先来?”柳瑾初想挽回往日活跃的气氛。

“哈哈,我们俩在大门口就碰到了。”木头说罢才看到新来的室友。

“这位是?”木头放下手里的开水瓶扶了扶镜框。

“我来介绍一下吧,他叫江逸年,他第一次住校,咱们多照顾哈。”柳瑾初也是怕木头说错话,决定自己来引导话题。

“江逸年。”江逸年转身面无把表情的看着许槐。

“我叫许槐,有学习上的问题都可以问我。”许槐站得直直的像在跟领导说话一样。

别看许槐看上去有点呆呆傻傻的,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学霸,学霸中的战斗机。国内各类大大小小的比赛,只要有他参加,他就一定能拿个前三甲。在学校也是传奇人物,他的名字已经被低年级和高年级的人熟悉到“许槐啊,年级第一。”

大家陆陆续续收拾完已经七点多,九月分的七点天还不算太黑,太阳还在半山腰悬着,只是没了中午火辣辣的热度。

眼见着明天就要开学了,大家都纷纷拿起手机给家里人报平安。

“喂,吗,我到学校了,啥都搞好了,甭担心了,好好工作啊。行,放心,在学校一定好好学习,行行行,我记得我记得,好好好。”

“爸爸,我是许槐,上次手机掉了重新买了一个,我知道,手机我学习期间不会拿出来用的,您请放心吧,好的,好。”

柳瑾初百无聊赖,看着大家都跟家里人联系,他也装模作样拿出手机跟家里人视频。

“嘿瑾朔!想不想哥哥啊?”

视频那头是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微胖小男孩,是柳瑾初的亲弟弟柳瑾朔,他们俩都是每月头一天出生的,便取“初、朔”二字。

“哥哥,阿朔好想你。爸爸妈妈说他们也很想你,要你放假了快来这边玩呢。”电话那一头的男声清脆稚嫩。

“你怎么又胖了?爸爸妈妈呢?大城市好不好玩啊?等你以后长大了就能跟哥哥一起玩了,哥哥带你玩。”

“大城市好玩,但是阿朔想跟哥哥玩,哥哥以后要带着阿朔玩!”

柳瑾初看自己的亲弟弟在视频一头活蹦乱跳的可爱的样子逗得他发笑。

“我去洗澡了。”大家打电话热热闹闹的,江逸年在一边一个人显得格外冷清。他现在一个人在学校无牵无挂,电话什么的他也懒得打更讨厌打。对他而言,他只要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就一阵头皮发麻恶心想吐。

江逸年把话说完大家就觉得气氛不对,总觉得江逸年心里硌的慌。

江逸年关上盥洗室的门,把热水打开,哗哗哗的流水声,把他的思绪拉扯的好远。

“爸爸妈妈今天都可以陪年年过生日哦,咱们现在去找爸爸咯。”这个声音温柔舒缓,还没听够这个女人温柔的声音,江逸年就再也难得听到了。

这是江逸年一生最喜欢的女人的声音。

“好!妈妈我们快点去找爸爸。”小男孩在副驾驶座高兴地跳起来。

“江振国,你在听电话吗!?今天是你儿子生日!你还在工作什么!?平常照顾不上咱们娘儿俩就算了,好不容易回国一次,帮儿子过完生日再走不行吗!?你还要不要你这个儿子了!?江振国!你!”

“砰!!!!”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焦急的声音:“潇潇!?潇潇!?年年!?”

车内始终没人回答。

“您好,这边是省中心医院。请问您是秦潇和江逸年的家属吗?很抱歉告诉您,您的家属刚遭遇车祸,请您立马来医院一趟。”

“妈…妈妈…妈…”

“男孩睁眼了!睁眼了!还有生命体征!”

“护士!刚刚车祸送来的人呢?”

“先生请您不要着急,病人已经送往急救室,请您到这边等待。谢谢配合。”

“女人还在昏迷中……”

“立马进行抢救。”

……

“江逸年你洗完了吗?”柳瑾初听盥洗室久久没有声响。

“马,马上好。”江逸年把一大盆水举过头顶哗的倒下。

就像坠入深海窒息般快要死掉一样。

悲伤在胸腔里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天昏地暗。

“妈,我也好想跟你报平安啊,我在这头过得挺好的,你在那头怎么样。”

作者说: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折柳忆旧年》,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